197. 新年番外-魔女03

《[主咒回]和五条悟一起搞事的日子》最快更新 [aishu55.cc]

又是一年春天,东洲皇宫内的樱花树粉色稀疏,浪漫而短暂的花期眼看就要结束了。

而他,做了整整一个月的樱饼,都没等来某个馋嘴又挑剔的女人。

专为国师打造的高塔里,白发披肩的少年懒散地支着头看向窗外。遥远望去,芙蓉峰白雪皑皑,云雾缭绕,一片平静祥和的景象,完全看不出要喷发的样子。

她还在里面吗?还是在回程的路上又迷路了?皇宫那么明显,他还特意盖了座高塔,不至于找不到吧?

约好的5年即将超出时限……

少年意味不明地勾唇笑了一下,起身离开窗边,步履轻盈,衣袍翩翩。

如果明天她还不来,那他做得稍微过分点也不要紧吧。

“呼……累死我了……”

总算将汹涌的能量梳理成平缓无害的基调,诗织灰头土脸地从火山口出来,刚找了块干净点的石头打算坐下喘口气歇上一阵,就听到一阵震天撼地的炮火轰鸣声,脚下一滑,差点又滚回到火山口里去。

连忙腾空飞起,诗织对自己施了个远眺的术法,这才发现东洲中部皇室所在的片区一片火光,愕然失声:“皇宫?!什么情况??”

不是吧??这才几年啊?又打起来了吗???

对了!小悟在里面!没事的没事的……他会术法应该不要紧……诗织心急如焚,立刻化身为一只黑色的渡鸦振翅向火光方向飞去。

管他要不要紧的她都要去见他啊!

高塔之上,白发的年轻国师身着沾了血于灰的长袍,斜倚在床栏边缘,唇角上翘,轻声哼着一段不知名的曲调,任由随侍为他涂抹出一副战损的面妆。

随侍心情复杂地看着手下这张俊美面庞,服侍这么多年了,第一次看到他如此开心的笑,就像端坐神坛的神子突然活过来了一样。

看向窗外的湛蓝眼眸转了过来,神子殿下挑眉看了过来:“化妆就化妆,你偷看我做什么?”

“……实不相瞒,殿下。您今日容光焕发,这妆有些盖不住。”

“无妨,样子做到位就好。”五条悟无谓地笑了一声,反正也只是吓她一下而已,早晚要洗掉的。他挥手招来一面镜子,左左右右地来回看看,很是满意:“不错,你退下吧。”

随侍暗中松了口气,毕恭毕敬道:“是,殿下。”

很快,高塔之上的房间里再次只剩下五条悟一个人。再次检查了一遍各项伪装,透过大开的窗户,施了远眺术的眼睛看到一个黑点遥遥朝这边赶来,他立刻期待地闭上眼睛。

等诗织看到他这副惨状……会是什么表情呢?

等了大概有一盏茶的时间,“扑棱”的翅膀拍打声突然变得非常清晰,一个黑影像梭子弹一样冲进了窗户,刹不住脚,被桌上的果盘绊了一跤,稀里哗啦的一起摔到了地上:“嘎——!”

床栏边的少年微微抽动一下,又仿佛无事发生过一样恢复了平静。

“嘎……”诗织被这一下摔得眼冒金星,扑打翅膀连滚带爬地从一堆水果中爬了起来,支棱着两只脚爪走了两步,又晕头转向地坐下了。

不对,先看看小悟还活着没……

小小的一只渡鸦连蹦带跳地跑到少年的身边,探头探脑观察了一下,发现他的胸口还有起伏,心里的大石头这才落了地。注意到五条悟的手上被绳子捆了起来,诗织刚想变回人形,又忽然想到自己本体灰头土脸的样子,于是变成了一只被毛乌黑的小浣熊。

这个爪子好使,姑且先试试……

为了解开绳子,小浣熊凑得更近了些,咬住绳扣,手脚并用,一拱一拱地往外拖拽,仿佛连大尾巴都在用力。毛茸茸的触感一下又一下地蹭过五条悟露在外面的手上,令他的手指微微蜷缩了一下。

可恶……好可爱!好想摸!他快装不下去了!

费了好大一阵功夫才把绳扣扯开,诗织累得气喘吁吁,拽着绳索一屁股坐在了少年的大袖子上,后知后觉这一切多少有点不对劲。

先不说那声炮轰到底是怎么搞出来的,那片火光已经被她证实了是幻术……所以到底谁胆子这么大会把五条悟绑在这里?虽然凭空怀疑不太好,但是,真的不是自导自演吗……?

就在诗织走神的时候,视线突然拔高,身子也跟着晃了一下——有只大手不轻不重地捏住了她的后颈皮,把她整个拎到眼前来回晃悠——冷不丁对上了一双含笑的湛蓝眼眸,诗织一声惊叫憋在了嗓子里。

五条悟如愿以偿地摸上了那片毛肚皮,笑眯眯地看着手中的小浣熊表情变化,“诗织~你现在真的好可爱啊~”

诗织伸出小爪子没好气地在他手上拍了一下,“自导自演?嗯?知不知道吓我一跳?你个小混蛋。”

“我不小了哦,我十五岁生日都过了。”五条悟故意凑近她可爱的毛毛脸,似要透过那双黑溜溜的眼睛看到她的心里去,“在皇室,十五岁可是个能娶妻生子的年纪了。”

小浣熊拿肉垫推开他的脸,哼了一声:“只有小孩子才会说自己不小了,大人一看就很成熟。”

“噗……比如像你一样变成小浣熊?”

“我、我这是特殊情况!”

时隔5年再次看到她气呼呼的样子,五条悟心情好得不得了,直接把脸埋进小浣熊的毛肚皮里蹭来蹭去地撒娇:“我不管——反正你迟到了!我要补偿——”

诗织被他蹭得一晃一晃,又想打他又想笑,语气也跟着轻快起来:“行行行——你想要什么补偿都可以,只要不过分就行。”

“我什么时候过分过?”少年带着笑意的声音从毛毛中传出,闷闷的,又是上扬的,“我们去逛逛街怎么样?这边开了好多有意思的新店铺,我都提前踩过点了~”

小浣熊摇摇尾巴,有些为难地嘟囔道:“今天吗?可是我刚从山里爬出来,很脏的啊。”

五条悟轻嗤一声把头抬起来,两个大拇指有节奏地揉搓她的小毛脸蛋,“开玩笑,你什么样子我没见过?是睡觉流口水还是迷路掉进陷阱里?脏了洗洗不就得了……”

“停——!”

手中的毛绒触感突然变成细滑的皮肤,恼羞成怒的小浣熊变成了灰头土脸的少女,身上满满的都是硝烟刺鼻的味道,一点都嗅不出曾经的草木香味。

嗯,是该好好洗洗。

“行了,变回来了,满意了吗?”诗织跨坐在五条悟的腿上,没好气地拍了他一下。手掌与衣料下的肌肉短暂接触,发出一声轻响,听起来像是很有弹性的样子……大概是为了验证,她又把手贴在他的胸前,仔细感受了一下肌肉的弧度。

喔!这肌肉不错啊!看来这小子5年下去没白长!

五条悟闷笑一声,两手自然地搂上诗织的腰,凑近她的耳朵轻吹一下:“嗯哼~对你摸到的还满意吗?”

被他吹得一个激灵,诗织连忙捂住自己的耳朵,表情一言难尽:“小悟……是谁把你变成这个样子的?时间吗?”

“哼,看到本殿下如此一面可是你的荣幸。”

“是是是——所以这位殿下,我有荣幸在这里洗

【当前章节不完整……】

【阅读完整章节请前往……】

【aishu55.cc】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

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
[ 章节错误! ] [ 停更举报!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