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章 第 49 章 红枣蒸饼

《百兽团宠小农女发家日常》全本免费阅读 aishu55.cc

“荷香!”

瞥见张宁霜冷了脸,杨雯儿提声呵止,接着柔着嗓音歉然道:“许姑母,虞儿妹妹,这奴仆平日里被我惯坏了,心直口快的,你们别记心里去。我家中行商,县里醉仙居便是我家的铺子。”

主仆二人进来时,林思虞坐的位子距离里堂房门最近,自然清楚地注意到了小女使的鄙夷,也从一些细小动作中也察觉出杨雯儿的小心思。

林思虞心中熄了结识新姐妹的想法,仗着年纪小,点下头后就捧起茶几上的杯子咕嘟咕嘟喝了起来。

见女儿没接话,许氏面上笑着给个台阶下,道:“醉仙居?听客人说起过,是卖牛肉包子的那家吗?听说味道很是不错,抽空我带着虞儿去尝尝。”

杨雯儿用帕子捂嘴笑:“那到时候许姑母报我名字,不收银钱。”

她侧后方低头站着的女使荷香微微撇嘴。

乡下人就是乡下人,打肿脸充胖子,二十文一个的牛肉包子,舍得买吗。

“荷香,将东西拿过来。”

心中刚嘀咕完,荷香便听自家姑娘又叫了她的名字,忙站到前面去,打开手中提闸。

匣子里丝绸垫子上左边放着一根三十年的人参,品相不错;右边放着一瓶霜花纹白瓷鼻烟壶,小巧剔透。

杨雯儿想起今日来意,看向坐于主位的沈老夫人,眉毛不紧不松皱了起来。

她道:“老夫人,听闻今日贵府横遭祸患,雯儿特备了根人参前来问候,这参补气血极好,是雯儿的一番心意,您可切要收下。”

“还有那鼻烟壶,是为霜儿妹妹准备的,里面添置了上好的药粉,清脑醒目提神静气极好,霜儿妹妹若是咳得狠了,闻一闻也能舒缓舒缓。”

杨雯儿说着说着便偏头看了眼张宁霜,嘴角微微勾起轻轻点了下头,张宁霜礼貌回应。

见此,沈老夫人和善一笑:“既然是雯儿的心意,那也不好推辞。”

龚嬷嬷上前将提闸收过去,沈老夫人向杨雯儿招手,示意她过来。

杨雯儿垂眼羞涩一笑,小步走过去。

沈老夫人抓着她的手,将手腕上的一只白底青镯送了过去,笑道:“这颜色还是你们这个年纪的女郎戴着好看,霜儿缠了我好久,我都没给她,今日就给你了。”

说罢,杨雯儿目露惊喜,忍不住摸了摸镯子:“多谢老夫人!”

这镯子种水相当不错,质感温润清透,光泽冰清玉莹清亮似冰,比她嫁妆中撑场面的一副头面还要好上几分。

沈老夫人微微颔首,杨雯儿退回到了原来的座位,捡几句话跟张宁霜说了起来。

见杨雯儿有意无意地忽略她们中间的林思虞,张宁霜心中不爽,碍着脸面神色恹恹地回应。

眼瞧着待的时间已经够长了,许氏道:“姑母,两位嫂嫂,今日叨扰了许久,时候也到了,我和虞儿就先走了。”

“好,那我去送送你们。”

许氏刚要回拒,沈老夫人摇头拒绝,撑着拐杖站起身来,地位最高的长辈起身相送,其余几人自然也跟着她一同出去。

看见许氏和林思虞坐上了一辆堆满物件的‘破旧’骡车,女使荷香噗呲一笑,嘲笑般地哼了一声。

杨雯儿下意识嫌弃皱眉,一看身边的沈老夫人几人面色有些不愉,她掩住神色,小幅度偏头瞪了眼荷香。

等送完林思虞和许氏,众人回到里堂,茶杯中又续上了水。

钱氏捏住杯柄,吹了吹杯中热茶,看向杨雯儿,笑道:“说起来,雯儿如今可定下婚事了?前不久在吕家宴上可听你母亲说了几嘴。”

杨雯儿神色一滞,想到什么眼神晦暗不清,不露痕迹地看了眼张宁霜,半晌后嗫嚅道:“大夫人,雯儿的亲事还未定下。”

袁氏接话道:“说起来,霜儿这个做妹妹的竟比你这个做姐姐的还要早定亲事,雯儿,你可要抓紧了。”

张宁霜面上一烫,红透了耳根,咳了两声后难为情道:“母亲!”

杨雯儿垂下眼睫,舌尖顶了下上颚,浅笑道:“那先恭喜霜儿妹妹了,来时母亲让雯儿早些回去,瞧霜儿妹妹如今面色,想必身子也没完全缓和下来,雯儿也不在此叨扰了,老夫人和两位夫人也好好休息。”

等沈老夫人几人点头后,杨雯儿带着荷香出了张府。

看着主仆二人的身影渐渐消失,张宁霜将手中帕子拧成一团麻花,满脸不高兴道:“祖母,您没见她们如此瞧不起许姑母和虞儿吗?”

“之前若不是被我偶然撞见,竟不知她这样一个看上去很柔弱的女郎会在背地里传我闲话!我都说了多少次,你们还待她好!”

钱氏和袁氏笑着看她,沈老夫人用拐杖敲了敲地面,也笑着道:“你们瞧她!”

钱氏扬声打趣道:“萱草,还不赶快给姑娘上盏新茶,去去火气,你们瞧,咱们这屋子都快被点着了!”

袁氏笑弯了眼睛:“霜儿,你许姑母和虞儿妹妹都没生气,你生个什么劲儿,我看,当时若不是虞儿偷偷拧了你一下,你是不是要发作了?”

沈老夫人长吁一声,语重心长道:“霜儿,这口舌之争,对于咱们来说是最不打紧的。她自小惯会做面子,你若与她争辩,那先受委屈的人便成了她。柿子总挑软的捏,你若让她当众失了面子,不是害了你许姑母家。还有,祖母且问你,今日送她镯子你可知道是几个意思?”

张宁霜松开一片褶皱的帕子,应道:“霜儿明白,那是客气回礼,为了不落人口实。”

沈老夫人满意点头:“你明白就好,快些回去休息吧,待了这般久,也该喝药了。”

等张宁霜走后,袁氏淡色眉毛皱起:“这杨家…”

钱氏摇摇头叹道:“杨家毕竟也算是救下夫君一条命来,即使他们家这几年要的愈发多,态度也愈发猖狂,咱们也不能…唉。”

*

张府门外,主仆二人上了杨家马车,马车渐渐出了这条街。

荷香半蹲下来凑过去,揉着杨雯儿的手臂说:“姑娘,老夫人对你可真好,这镯子一看就精贵的很。”

说起沈老夫人给的镯子,杨雯儿扬眉,全然不见柔若无骨小白花之态,面上沾沾自喜道:“这镯子成色极好,哼,那愚婆竟舍得给我。”

荷香语气奉承:“那可不是,霜姑娘可是张家唯一的小姐,老夫人都未曾给她这镯子,独独给了姑娘你。”

下一秒,一个含着怒气的巴掌扇了过来。

荷香捂住脸,如鲠在喉,稍带情绪道:“姑娘…”

杨雯儿揉揉扇痛的手掌,没好气道:“你个蠢货,那愚婆就是说说场面话而已。虽说大老爷只是区区典史,但那病秧子的父亲可是翰林学士,天子近臣!病秧子什么好东西没见过,且不说,那愚婆姓沈。”

说着说着,杨雯儿微微抬起下巴哼了声:“不过投胎再好又有什么用,还不是要早死,最好咳死在成亲之日!”

“哼!”

“成亲…成亲…”杨雯儿又想到什么,咬住下唇,抓紧了盖在腿上的毯子。

听着杨雯儿越来越低的声音,荷香上前揉了揉她的太阳穴,咬声道:“姑娘,你别难过。”

杨雯儿拍下荷香的手,放缓语气:“荷香,你今日怎么回事,害得我险些下不来台。”

荷香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:“姑娘,还是你疼奴。奴…今日这般是瞅见那对母女明明穿得穷酸,面上却装得一副清高样儿,心中生了郁气,憋不住就发作出来了。”

杨雯儿低头看着镯子,过了一会儿,才道:“我瞧着那愚婆对她们的态度尚可,下次再遇上,你若再这般我便发卖了你,别让张家人恼了我。”

听见发卖二字,荷香抖了抖身子:“是。”

*

骡车驶过泥泞土路,驶进了大坛村。

村中异常热闹,一些不常出来的妇人也出了门,不约而同地朝着同一方向去,有些手中还拿了盘子。

顺着人群过去,母女俩发现,村民好似是朝着她们家那条路去的。

“这是怎么了?”堵在前面的村民太多,骡车驶不过去,许氏不由得喃喃自问。

【当前章节不完整……】

【阅读完整章节请前往……】

【aishu55.cc】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

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
[ 章节错误! ] [ 停更举报!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