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章 第四十九章 车中吻 你……

《芙蓉零落香如旧》最快更新 [aishu55.cc]

“我才没有!”桑梓越是心虚,声音音调就被自己拉地越高:“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,我只不过是害怕你给我驱车,毁坏了我们桑家的形象罢了!”

陆十松听罢依旧是皮笑肉不笑,倒是扭头对阿鸢和桑槿笑道:“我就说了,她心里有我!”

“陆十松!!!”桑梓彻底恼了:“你再说,我就考虑换个车夫了!”

唔,陆十松内心暗忖:这可不太妙!

他于是识趣地伸手在嘴巴前面做了个封嘴状,再也不敢多说一个字了。

“不过,你这一身泥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”阿鸢指着陆十松有些好奇地问。

陆十松深深叹了口气,“还不是门口那匹傲娇怪马,我不过是好奇它的尾巴伸手摸了一下,抬腿给我抡到田里了。”

三人闻言,愣怔片刻后,突然哈哈大笑不止。桑梓也展眉露笑,连看陆十松的眼神都温柔了几分。

等桑梓重新回到躺椅上时,几人的话题又言归正传回到北线丝路上。

“既然咱们决定了要去开辟北线丝路,那事不宜迟,我今天回去就着手准备。阿芊,我不在的日子,织锦坊和锦衣阁,就全权交托于你,可以么?”

桑梓热切地眼神凝视着阿鸢,静静地等待她的回复。

阿鸢却不可思议地望着她,狐疑道:“你亲自去吗?我和桑槿代行不可以?”

“必须我亲自去!”桑梓毅然道:“我毕竟十六岁开始就跟着祖父经营织锦坊,所以在通商经验上要丰富许多。此行,我一来可以亲自去探访一下路线,二来,我也可以沿线发展合作商户。

阿芊,虽然按规则,丝路互易之时,是需要织锦花魁同行的。可是,我怕我们都走了,那么织锦坊和锦衣阁就群龙无首,容易出乱子。有你在,我便安心许多。你可以答应我这个请求么?”

话音刚落,阿鸢已经侧过身轻轻将手搭在她的胳膊上,稍显怪怨地说:“说什么请求不请求的,这本也是我的职责所在。我和桑槿一定会不遗余力地替你守好织锦坊。”

“如此甚好!”

桑梓面露会心一笑,转而又对桑槿道:“阿槿,经过这些时日的学习,你对账目的学习也精进了不少,我看得出来,你也很努力,很拼命。我没有看错人!

我不在的日子里,你一定要更加刻苦才是,好好协助阿芊,将整个织锦坊管理好。等我回来,我就正式将织锦坊的账目交给你。”

桑槿听得有些激动,双眼不知何时就开始闪现了星星点点的泪花。

她连忙微微仰头,将泪水控在眶中,不让它滑落。

“阿梓,你可真婆妈!就是去出趟公差罢了,怎么搞得跟生离死别似的。”说完,他深呼吸一口,走到桑梓跟前蹲下身,轻轻握着她的手保证到:“哎呀,你放心吧!我和阿芊一定争取在你回来之前,督促织锦坊和各个锦衣阁的掌柜们,把改制做好。争取让你刮目相看!”

桑梓听完,也舒心一笑,不再多说什么。

阿鸢思罢又问她:“可有打算好何时启程?”

桑梓回眸看了看她,道:“十日之后吧!”

十日之后,可谓是十分仓促匆忙的行程了。桑梓告诉阿鸢,她今日回去便会拟好文书,飞鸽传书给各位掌柜,告知他们让阿鸢代行坊主和开辟丝路北线一事。

这个计划,也算是初步被确定下来。

午饭之后,桑梓告别了阿鸢和桑槿,让陆十松驾着马车往回走。

一路上,桑梓愁眉不展,虽然已经安排好了将织锦坊交给阿芊,但是她心中却始终感觉有些放心不下。

又或者说,对于此行,她心中其实十分忐忑。

是顺利,还是坎坷;是成功,亦或是失败;是归期可见,还是遥遥无期……

陆十松见她不说话,索性直接将缰绳往旁边一放,脚一踏便起身到了车厢中,靠着桑梓坐了下来。

桑梓见状瞬间呆住了:“你……你干嘛?”

陆十松靠的离桑梓十分近,车内没有旁人,他第一次如此近距离感受到桑梓的气息,原本只是想要上车陪她,安慰她,多余的想法也不曾有过。

可是,当他与心中人儿近在咫尺这一瞬间,突然空气中就多了不少暧昧氤氲。

陆十松柔情地盯着桑梓的双瞳,声音温柔地像浅池里漾起的春波。

他轻声道:“心疼你!”

“我……”

桑梓刚要说话,却被陆十松当即凑上来的唇堵住了嘴。

刹那间,两对柔软温暖的唇瓣轻轻触碰,交织,缠绵,在这只有他们二人的狭小空间当中越吻越深,越吻越动情。

桑梓虽然第一感觉是湿溻溻的,但这份湿润又偏偏很滋润人心,让人不觉厌烦,相反,有些眷念。

她不知不觉闭上了眼睛,任由陆十松忘情地在她的唇舌尖索取。

回到桑家后,桑梓脸上还是一阵粉嫩的潮红。

陆十松下车后,像往常一样伸手扶她下车,可桑梓却不像往常那样总是傲娇地将脸撇向一边,爱搭不理了。

她以柔情似水的目光回应着陆十松,然后,在他准备转身去停马车之时,突然在身后大声问道:“陆十松,你愿意娶我吗?”

……

陆十松以为自己产生了幻听,他难以置信地回头睖睁着桑梓,眼睛一翕一合,嘴唇一张一搭,紧张兮兮地问道:“你……你刚刚说什么来着?”

桑梓几步上前,走到陆十松面前,重复着刚刚的那句话:“陆十松,你愿意娶我吗?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也不知是桑梓的话太过于突然,还是陆十松此刻过于激动,总之在这样一双炯炯有神的目光死死将他双眸锁住,等他给与一个重要又明确的答复时,陆十松却傻眼了,结巴了,完全说不出一个所以然。

桑梓耐心本就不足,何况还是自己一个女孩子主动问及,没想到刚刚在车里他还一副胆壮气粗模样,眼下却怂了。

见他久久不做肯定回答,她心间也悄然升起一股子凉意,“罢了!当我没说!”

孰料,刚刚转身的间隙,一只有力的手掌便从她纤柔如蛇的腰间环过,轻轻一揽将她转身拉到自己怀中。

“我当然心中欢喜,万分愿意!”陆十松又急又躁,赶忙回答,生怕这泼天的幸福砸他头上还被他给无脑甩了出去。

“只是……”高兴之余,他还是略有担忧:“咱们是不是进展地太快了?你确定要把你的余生托付于我?还有,你的家人,会同意吗?”

桑梓有些不高兴,撇嘴道:“怎么,我爽快了,你倒是扭捏了?那你刚刚在车上可不是这样的态度。你……你都有本事做了,还没本事承担这责任?”

虽然这话怎么听着,怎么都显得有些别扭,像是陆十松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大事一般。

但是,想到刚刚那令人脸红心跳的一幕,他内心自然是欢愉至极,也就

【当前章节不完整……】

【阅读完整章节请前往……】

【aishu55.cc】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

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
[ 章节错误! ] [ 停更举报!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