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9. 第 49 章

《我为鱼饵》最快更新 [aishu55.cc]

沈猷收回目光,皱眉做思考状,他明知道赵献说了谎,但仍未揭穿他。片刻后对赵献道:“我且问问她再来回你。”

说毕,沈猷扬起长臂对身后士兵一挥道:“今日且退兵,回营寨。”

赵献听他要传话给何明瑟,扬了扬嘴角道:“告诉她,要快些想,若是我改了主意,或一个不开心手痒了,不保证能不能留着她父兄的命等到她来。”

……

子夜,城外营地之中的篝火已经尽数熄灭,一队人马才回到了营寨。

沈猷只身一人前往白马寺。

何明瑟坐在寮房中,手边一角,放着一盏油灯。在幽幽烛火的映照下,桌面泛出木作经年累月被摩擦出的特有光泽,灯下摆着刚刚老僧着小僧送来的一本《金刚经》。她虽未入睡,但也无心翻看。

白日,她在寺中与僧人们一起劳作、诵经,略减淡了她心中的焦虑。不管寺外是如何天地,寺中却仍是一派安宁景象,每人都井然做着约定俗成的事情,不曾提到过半分外面的时局。

只是此时,只剩下她一个人的时候,她仍旧是担心到无法入睡,虽然她对父兄能活着这件事已经不再抱有多少希望了。

门外,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匆匆袭来,何明瑟闻声慌乱起身,她身下的凳子发出“吱呀”一声与地面摩擦的刺耳声响。

一个高大的身影在窗边晃过去,接着便传来了几声敲门声,男子声音低沉道:“是我。”

何明瑟快速几步走到了门口,轻轻一拉,门开了,沈猷站在她面前。

他带着一丝轻快,迈进了门,“何大人和令兄没有性命之忧。”

他风尘仆仆,身上的厚重的铁甲尚未脱卸,带进来了一股凛冽的寒气。

何启功身亡,何宗宪重伤,虽然说出这话,他也有些心虚,但是面对何明瑟,他只能如此安慰她,盼她听了心里暂时能宽慰些许。

“真的?”何明瑟疲惫的眼睛泛出一丝光芒,接着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:“赵献没有杀他们?他们有没有受伤?你有没有受伤?”

说毕她将沈猷拉倒油灯下,上下打量。

沈猷沉默了片刻道:“我没事,何大人现被关押在地牢,具体情况尚不清楚。”

“有件事情,我擅做了主张,本不想跟你说的,但……”他有些心虚的瞄了何明瑟一眼,跟她实话实说。

“但我想着,你知道了或许更好,大军尚未到来,本不应打草惊蛇的。但我怕耽误这些时日,赵献对何大人下手,故今晚虚张声势,让赵献以为我要攻城,并且,我对他说了你也来了。”

“他提出,你若去见他一面,他必会放了何大人。”

何明瑟两眼中闪现出的淡淡光芒,转瞬便消失了。

她喃喃落泪道:“真的?他真的会信守承诺吗?怕是这几句话都是假的,其实自从知道赵献入了成都以来,我便知道父兄未必能活了。”

“但是,若是他们二人还有一线生机,也要一试。”沈猷道。

“想必赵献现在也是怕的,在他发现我们的虚实之前,要尽力保住何大人的性命。我不会让你入城的,只需在城下,吊足他的胃口,待到许定带着大军一到,我们攻入城中,那就由不得他了。”

何明瑟擦了眼角,“他要我去见他,何时?”

沈猷思忖片刻道:“过两日我来接你。”

……

蜀王府的寝宫中,熊熊巨烛将四壁映照得透亮,床上层层帷幔之中,卧着两个面容姣好,体态丰匀的女子。

赵献一把推开虚掩着的房门,将墙上挂着的一柄长剑取下,对着饰物摆架挥刀砍去,木架从中裂开,其上的一众瓷瓶震颤了几下后纷纷倒地,发出刺耳的碎裂声响。

床上帷幔内已经脱衣睡下的两个女子被这声音惊醒,抬头向门口看去,隐约见赵献立在屋中,两个女子匆忙起身,想要上前服侍。

出了帐子,二人却不敢再向前迈脚一步,只秉着气往屏风后躲藏。

赵献面目赤红,发髻散落,如同着了魔一般,正在屋内挥剑乱砍。

二人瑟缩着藏在屏风之后,一动不敢再动。

赵献一手提剑,向内间走来,他用剑尖挑开水晶珠帘,珠帘碰撞发出悦耳的“哗啦”声。

屏风后的一个女子闻声身子一抖,慌乱中将屏风扑倒在地。

再抬眼时,赵献已经拿剑指着她的眉心,他眯了眼睛细看趴在屏风上的女子。女子丰胸细腰,此前曾对他百般妩媚。

赵献用剑尖挑起她丰润的下巴,问道:“你是否真心喜爱我?”

女子呼吸急促,目光从剑尖移至他的脸上,那俊秀的脸却如一只即将掐死猎物的猛兽,让她不想再看第二眼。

女子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,喏声道:“世子爷人中豪杰,我自然是真心喜爱。”

赵献轻笑了一声,又将剑指向在站在她身后打着摆子的另一个女子道:“你呢?”

“我……我也是。”

赵献仰头,癫狂地大笑了片刻。将剑在眼前挥舞,剑尖猛地触碰到趴在地上女子的发髻,女子惊呼一声,黑发丝丝散落在她的胸前,随着她饱满的胸脯上下起伏。

赵献见状,沉下脸来,咆哮道:“如此怕我,还敢说喜爱我,你们都骗我!滚!都给我滚!”

地上女子连滚带爬地起身,顾不得穿衣,随着另外一个女子惊慌地跑了出去。

赵献将剑扔在地上,坐在镜前端详自己,镜中的他杀气腾腾,眼里却氤氲起一丝雾气。这般样子,让他自己心里也吃了一惊。谁会喜爱一个手中满是鲜血而又狠厉的刽子手呢?是否何明瑟也是怕他这样,才会决绝的离他而去?

镜中之人笑了笑,又渐渐恢复了往昔温和的模样,他拿起梳子开始梳理起了头发,绾好发髻,他复又站起身整理了下凌乱的衣衫,抬脚往地牢去了。

甫一进地牢,一股陈年的焦腐的气味扑面而来,仿佛每一口呼吸,都有死尸的霉味被带进身体里。

赵献摇着愈发清瘦的身子,在狱卒的带领下,径直来到了地牢最深处。

眼前之人,尚还活着。

何宗宪长须过胸,头发披散在身后,才十几日功夫,他的须发已经半白。衣上的斑斑血迹板结,糊在身上,远远看去,宛若一头老迈无力的雄狮,安静的闭眼盘坐在牢房一角。

即使浑身带伤,在这布满虫鼠,寒气瘆骨的潮湿地牢,何宗宪依然周身挺拔,坐姿端正,没有半分萎靡之态。

赵献慢慢走到他身旁,透过栏杆静静地注视着他,他听到脚步声,依然闭眼一动不动。赵献挥起手臂,在空中画了个弧,在手即将碰到木栏之时,何宗宪突然侧了侧身,身上的铁链发出与地面摩擦之声。

他眼睛微微张开,瞟了来人一眼,又轻轻的合上眼皮,淡淡问:“来杀我的?”

赵献盯住他的脸,哼笑了一声,慢慢开口道:“别说什么杀不杀的,更何况,我从未想过要何大人的命。”

“哦?”何宗礼睁开了眼睛,上下打量了一番赵献,继续将眼睛闭起。

赵献道:“过几日我带明瑟来看你。”

何宗礼听到女儿的名字如此亲昵的从赵献口中说出,不由得闷咳了片刻,他透过额头垂下的凌乱花白的头发,睁大了眼睛死死的盯住栅栏外之人,眼睛深处冒着雾腾腾的寒气。

“你怕是想多了,若是真有这么一日,便是我的死期。”他一字一顿道。

赵献的指甲死死攥在手心中,仿佛要将自己的手掌抠出血来,盯着何宗宪一头炸起的须发。

这个将死之人,竟如此看轻自己,他赵献,难道不配给这个手下败将当女婿?!如果他愿意,今晚就可以轻易了结他的性命。

他生平最不能忍受的,便是别人的轻视。

他长吐一口气,却只是轻轻的拍了拍木栅栏,嘴角微微动了动,生生忍了下来。

“哪有这么容易的去死,我要你眼看着我和明瑟成亲,到时若是你还想死,那么随你。”

他垂下眼睑对身旁的狱卒道:“给我看好了何大人,我可不准他死。”

说完这句话,他大笑两声转身而去。

身后铁链声蓦然响起,何宗礼爬到栅栏旁,吼道:“你这无耻反贼,放了我女儿!放了我女儿!”

沙哑的怒吼之声响彻整个地牢,狱卒闻声一个激灵,抖动着身子紧紧跟着赵献往牢门口走去。

……

第二日一早,沈猷来到寮房门口,尚未抬手敲门,门已经被打开。何明瑟眼下两条青黑出现在他面前,看样子,她又是一夜未睡好。

沈猷将刚刚在白马寺厨房中端的斋饭放入房中,坐在桌前陪着何明瑟。她神情恹恹的,本没什么胃口,但又怕沈猷担心自己,勉强的咽下去几口。

刚刚放下碗筷,沈猷叹了口气,将她身前的碗端了过来,让她张嘴,他要亲自喂她吃下去。

“这一路来,你消瘦了不少,若是再这样下去,还没见到何大人你先病倒了,他知道也会难过的。”

何明瑟看了他一眼,眼角滑下一滴眼泪来,对他摇了摇头。

沈猷见美人滴泪,心里震颤了一下。本不欲再逼迫她,但是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再这般消耗下去,遂狠了狠心,盯着她,没有一丝商量的余地。

“听话,再吃一点。”

沈猷端着碗和勺子定在了她面前,若是她不吃下去,恐怕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。

“你放下吧,我自己来。”

她从沈猷手中接过碗,自己吃了起来,沈猷看着她,直到碗里的粥见了底。

“我吃完了,我们现在去见赵献?”

她抹了抹嘴,对沈猷微微笑了笑,将这件事情说的云淡风轻。

“待一会儿到了城下,你只跟在我身边就好。”

何明瑟应了下来,随着他出了寮房。

城门外的地上,横七竖八的躺着许多残缺不全的尸体,马蹄踏在其上,一脚深一脚浅,何明瑟的身子也随之歪歪斜斜。觅食的野狗见了一众多战马的到来在,瑟缩着呼号了几声,呲着牙纷纷跑开了。

虽然已经至冬季,天气寒冷,但空气里仍弥漫着一丝腐臭的腥味。

眼前的一地狼藉不停的映入何明瑟的眼帘,让她闭眼不敢再看。忽地马蹄扬起,向前重重踏了一脚,她似乎听到了腐烂尸体被挤压成浆

【当前章节不完整……】

【阅读完整章节请前往……】

【aishu55.cc】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

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
[ 章节错误! ] [ 停更举报!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