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1. 伶人(八)

《泊京州》最快更新 [aishu55.cc]

皓月孤悬,长空寂寥。景铄换上一身简朴的衣裳,按照约定好的时辰,悄悄推开了殿门。果真如唐知敛所说,这会儿并无人看守。

她的心怦怦跳着,欣喜若狂。

马上,马上她就可以逃离了!

她和身旁的孟屿对视了一眼,两个人的眼眸中都充斥着喜悦。景铄提起裙摆,深吸一口气,似一只等候已久的兔子,开始迅速窜逃。

她要跑啊跑,跑到天涯海角,所有人都不认识她。

她要找到谢小将军,她要向他表达自己的爱慕之意,她要和他永远在一起。

她要离开这座压抑的宫墙,她要自由,她要寻找她的曙光。

跑啊跑,看啊看。

前方就是宫门了。

推开门,那闪着光亮的地方就是黎明,就是曙光,是她重生的希望。

殊不知,等待她的,却是可以毁灭她的令她窒息的深渊。

她的面前站着好多人,他们举着火把,沉默着宛若人俑。

为首的男人龙袍在身,不怒自威:“景铄,存山,你们打算去哪儿?”

景铄惊恐地睁大双眼,喃喃:“你怎么在这儿……不、不要……”

孟屿看见孟桓,心底猛地一沉。他看看景铄,又看看火光下的众人,最后沉默着绝望地缓缓跪在了地上。

他知晓一切都完了,可他真的不甘心。

“存山,你这个王爷看来是真不想当了。景铄年纪轻不懂事,难道你还不分轻重吗?朕让你劝景铄去和亲,你却怂恿她逃出皇宫,看来此前朕罚你还是罚的太轻了,你真是太令朕失望了。”

又是这样的责备。孟屿心中莫名蹿出了一团无名火,他指向站在孟桓右后方的孟岐,厉声道:“明明六弟也参与了所有的事情,凭什么只罚我不罚他!”

“父皇,我真的是您的儿子吗?为何您每次都在逼迫我,难道您要活活逼死我才开心吗!”

孟屿吼道,他恨不得把多年的憋屈在此时全都宣泄出来。

“我知道,所有儿子中您最看不起的就是我。我没有天赋,功课一般,骑射也一般,您偏爱其他兄弟我也不管。我是喜欢男人,但这不是我的错,喜欢一个人也有错吗?我不在乎我喜欢的人是男是女。”

“月竹走的时候,我很伤心,我恨不得和他一起死!我现在好不容易振作起来了,您却一次次打压我,我真的是受够了!”

“如果您需要的是一个体面风光的儿子,原谅我真的做不到。父皇,您不如把我杀了。”

孟岐见状,朝身旁的钟信使了个眼色,钟信于是便将怀里抱着的用布包裹的东西递给了他。

此时所有人都沉默了,孟岐在火焰燃烧的嗞嗞声中缓步走至孟屿身前。他把这个东西交给了孟屿,并轻声说道:“这是月竹留给你的。”

孟屿大惊失色,怔愣着看了孟岐几秒,随即颤抖着双手将布掀开,原来里面是一个有些老旧的五弦琵琶,上面还雕刻了文竹的图样。

“四哥,放手吧。良人即使再像月竹,他也终究不是月竹。斯人已逝,莫要执迷不悟了。”

孟屿开始抽泣,眼泪啪嗒啪嗒掉落下来,他将琵琶紧紧抱在怀中,不一会儿便低头痛哭起来。

他的哭声很悲凉,众人都听出了他的绝望。

他们不能理解这个琵琶给孟屿带来了什么。只有孟屿知道,这个琵琶让他彻底在这场权力的漩涡中醒了过来。

他并非真的喜欢良人,仅仅是因为良人的神韵很像月竹——他那朝思暮想却已长眠地下的爱人。他多么思念他,才会在一看见良人的时候就把他当作月竹的替身。

可是看见月竹的琵琶这一刹那,他又蓦然明白,月竹只是独一无二的月竹,他不是别人。月竹走了,是真的永远离开他了。

孟屿跪在地上哭得失声,完全沉浸在自己悲伤的世界里。孟桓冷冷地看向一旁愣神的景铄,下令道:“来人,把景铄公主押回去。”

“不要!我不要回去!你们放开我!”侍卫冲上来便要押景铄回去,她反应过来挣扎着,又在此时想明白了一件事,“你们是骗我的对不对!你们是一伙的!”

唐知敛抬步走至她面前,神情冷淡如水:“你想知道,谢小将军给了我们什么信吗?”

景铄抬头,憎恨地瞪着她。

“他说,他和你并没有任何交集。若是你逃了出来,他也会把你找到,送回来。”

“你骗人!”

“我骗不骗你,你心里不清楚吗?”唐知敛将一封信纸展在她面前,“公主,你口口声声说你爱慕谢小将军。可你爱慕的,是他的全部,还是他身上的功名?你除了知道他年轻有为成为了将军,知道他是陈郡谢氏的儿郎,其他的,你还知晓什么?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你是大齐的公主,他是大齐的将军。你们的存在,根本不是作为交集而存在,而是为了大齐的存活而存在。你以为,你逃离得了皇宫?你以为,只有你可怜可怜,掉几滴眼泪,便会有人替你去受苦,让你轻而易举的得到自己想要的?我的公主啊,错的不是你,是这个时代。这个时代需要你,它需要你去维系它的和平稳定。你的愤怒,在宏大的它的面前,根本不值一提。”[1]

景铄不懂,她根本什么都不懂。她只感觉此刻她的脑中嗡嗡的,难受极了。

“为什么会这样,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对我……我不想去和亲,我有错吗?”景铄绝望道。

“这不是你的错。”孟桓软了语气,“你三哥身边的幕僚将你的画像流于市井,才让狄戎人有机可乘。你放心,朕已经严惩他了。”

景铄觉得无话可说,心中苦涩,摇了摇头。

她就如行尸走肉一般,被侍卫和宫女架了回去。

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孟屿和景铄身上,无人注意到,孟岐火光中半明半暗的那张脸上露出的浅淡笑意。

清晨的时候,旭日东升,景铄坐在窗边。朝阳的光透过窗间的缝隙,窗棂的影子便照映在她憔悴黯然的脸上。

今日是她出嫁的日子,窗外是另一番景色,可她永远也体会不到了。

何彼襛矣,唐棣之华?曷不肃雍?王姬之车。景铄风光出嫁了,喜庆的红绸蔓延了整座宫墙。楚行舟未曾见过这位公主,但心底还是替她感到悲戚。

凤冠霞帔是天底下所有女孩都向往的东西,嫁予心爱之人,更是一件无法肖想的事情。“易得无价宝,难得有情郎。”也不知景铄公主是否心底也有一位心仪之人。

若真的有,那真是太悲哀了啊……

楚行舟立于百官之中,目送着那台大红轿子远离。

世间处处存在着矛盾。景铄公主想要拥有自己的生活,但无奈于公主的身份。世人皆道她勇敢善良,深明大义,心存家国,这些美名将千古流芳。但是她在韶华正好的年纪抛下了自己的所有私欲,踏上了未知的征途。

是好是坏,旁人其实做不了定论,只有当事人才能参悟其中滋味。

朱禧街上,乌泱泱的也围满了人。

有人感叹道:“公主出嫁,果真是风光啊!”

随即有人

【当前章节不完整……】

【阅读完整章节请前往……】

【aishu55.cc】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

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
[ 章节错误! ] [ 停更举报!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