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2章 吕布:何不拜作义父?

《三国:我给昏君当替身》最快更新 [aishu55.cc]

第142章吕布:何不拜作义父?

只见城头之上正燃着三堆熊熊大火,奇怪的是一个守军都没有,只有一堆手持利刃的仆从模样的人。

“你们是何人?守卫在哪里?”那名亲军抽出腰刀,谨慎地问道。

“军爷们都在城楼里喝酒呢。”曹操迎上去笑道,“我们正帮着军爷守城。”

这名亲军感觉这个答案有点荒唐,但他看了看城外激战正酣的大营,转身向城楼走去。

刚迈出几步,就感觉脚下粘粘的,低头一看,发现竟然踩到了一滩血泊之中,而这滩血正是从城楼的门缝里流出来的。

他的心中生出了一种不妙的感觉。

正在这时,感觉后背一痛,低头一看,半截刀尖从胸口伸了出来。

在茫然不知所措之中,他听到一个声音:“将军,城门已经打开了!”

然后思维便彻底陷入黑暗之中。

城西大营之中总共才有两千白波贼,在熟睡之中猛然被惊醒,慌乱冲出营帐,就看到官军的骑兵横冲直撞,如入无人之境,见人就杀。

这些白波贼根本无法组织起有效的抵抗,除了逃跑别无选择。

骑兵如风般冲过去,倒是没有追杀他们,但紧跟在其后的步兵大军就没那么客气了,黑压压一片看不到尽头,所过之处但有不降者,当场格杀。

吕布率先入城,正看到一副管家行头打扮的曹操骑在马上,一手持着火把,一手提着一柄环首刀。

“奉先,跟我来!”曹操大声道,“郭太、张燕都在县衙休息,已经被我灌醉,快随我去将二贼擒下。”

说完曹操一拨马便向县衙驰去,吕布大喜,急忙率领骑兵紧跟其后。

再往后便是张辽、关羽、张飞等人。

激烈的马蹄声在黑夜里传出去老远,听得格外清晰。

喊杀声、马蹄声,以及城头的火光终于惊动了县衙里的众人。

白波贼渠帅胡才今晚没有跟着郭太去司马家赴宴,虽然经过官军在县城东、北、南数处的骚扰,他也感觉疲惫不堪,之后便沉沉睡去,但是面对这么大的响动,还是率先被惊醒了。

起身冲出房间往西边一看,城头上大火烧得正旺,厮杀声还没有消散,而街道上战马奔腾的声音如雨打芭蕉般密集。

“不好,官军的骑兵进城了!”胡才也是作战经验丰富,立刻便感觉到了不妙。

“都起来!快起来,守护县衙!”胡才大声喊道,同时冲入郭太的寝帐,不由分说将其从榻上扯起来,“大帅,不好了,官军进城了!”

郭太感觉头有点沉,迷迷糊糊的,摇了摇头,道:“打听清楚了吗,该不会又是官军虚张声势吧。”

“千真万确!”胡才急道,“而且是骑兵!快起来躲一躲吧。”

这时,郭太已经听到了密集的马蹄声,似乎就在耳边,震得屋内的烛火一个劲地摇曳,紧接着县衙前就传来了惨叫声和打斗声。

郭太一个激灵,酒醒了一半,跳下榻来,随手抓起披风裹在身上,随着胡才向外跑去。

刚出屋,便看到衙门咣当一声被人撞倒,如狼似虎冲进一彪人马,为首一人手持方天画戟,正是吕布。

郭太虽然之前没有见过吕布,但也听人描述过,一见是这位瘟神来了,吓得魂儿都飞了。

吕布冲入院中,对着慌乱间冲出来的贼军就是一通乱砍,刹那间人头滚滚,鲜血崩溅,根本无人可挡。

“大帅,快走后门!”胡才急忙拽着郭太向后跑去。

感觉前面有人,抬头看去,只见前面有个人光着身子,在一队贼兵的护卫下奔逃,正是黑山贼大帅张燕。

这时张燕回头也看到了郭太,突然脸上露出一丝狞笑,大声喊道:“吕布,白波贼首郭太在这里,快来抓啊!”

“张燕,老子日你姥姥!”郭太差点把肝气炸了,怒骂道。

这么大动静自然引起了吕布的注意,立刻拍马舞戟向这边冲来。

“快,快挡下吕布!”胡才急忙吩咐道。

能在县衙保护两位大帅的,都是精锐亲军,以白波贼为例,这些人都是在白波谷起事之时就跟随着郭太的,绝对忠诚。

而且他们是随着郭太从河东而来,之前没有与吕布接触过,不知吕布的厉害,一听胡才吩咐,立刻转身去阻挡吕布,不要命地往上扑。

但是他们再勇敢又焉能挡得住吕布手中大戟?

噗!噗!噗!噗!

没几下就将这些死士杀得尸横遍地,继续往后追去。

胡才与郭太眼瞅着张燕带着人从县衙后门跑了出去,顿时感觉看到了生的希望,心想,这次只要能活下去,白波军与黑山军绝对不共戴天。

这个姓张的平时看起来很是豪爽,没想到关键时刻就背信弃义,出卖同僚,着实可恨。

我白波义军打不过官军,还打不过你黑山军吗?正好没地方落脚,以后就占了伱的黑山老巢。

刚想到这里,就见面前的两扇门“呯”地一声被人关上了,紧接着传来上锁的声音。

郭太冲上去使劲推门,推不开,又往回拉,也拉不动。

他们已经被彻底锁到院子里了!

“张燕狗贼!”郭太咬牙骂道,感觉快要把牙咬碎了,可谓恨意滔天。

“大帅,站在小弟肩膀上,翻墙出去。”胡才说着蹲下身来。

郭太只得站在胡才的肩膀上,随后胡才站立起来,郭太扳住院墙,翻到了墙上。

“好兄弟,快上来,我拉你!”郭太探出手说道。

这时战马奔腾的声音已经响起,火光之中,吕布打马冲了过来,“贼子郭太,哪里逃,还不速速受死!”

“大帅快走,小弟挡他一阵。”胡才绝决地说道,伸手捡起地上的刀。

“好兄弟,我……”郭太有点哽噎。

“快走啊!”胡才大吼一声,随后便站在了后门前,直面吕布。

郭太无奈,从墙上跳下,趁着夜色远遁而去。

吕布勒住马缰,打量胡才一眼,沉声道:“你可是郭太?”

胡才也上下打量吕布,冷笑一声,道:“你就是吕布?”

“正是本将军!”吕布一甩头上的雉难翎,睥睨地说道,“赶快下令,让城中白波贼立刻放下兵器,全部投降!否则,今夜一过,世上将再无白波军!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胡才放声大笑,道,“人人都言吕奉先勇猛无比,没想到是个傻子,爷爷胡才,乃是郭大帅麾下渠帅,你和爷爷说这些有何用?爷爷就是要挡住你,好给郭帅争取撤退的时机!”

吕布大怒,挺戟向胡才刺去。

胡才抬刀向外招架,想把大戟磕开。

当!

刀戟相交,环首刀直接脱手飞出,而吕布的大戟却丝毫没有改变前刺的线路。

“噗!”

正中胡才的前胸。

“果然名不虚传!”胡才嘴角溢血,说出一句话,便脑袋一歪,死于非命。

吕布挑起胡才的尸体,直接砸在院门之上,发出轰隆一声臣响,在门上留下一滩醒目的血迹,但是没有砸开门。

然后催马上前,对着后门就是一顿猛砍,然后冲着后面一挥手,几名力士上前一齐用力,将后门推倒。

吕布来到后街,早不见了张燕和郭太的踪影。

“可恶!”吕布恶狠狠啐了一口。

这时整个城中仿佛开了锅一样,乱作一团。

在睡梦中惊醒的白波贼和黑山贼,兵找不到将,将找不到兵,到处乱窜,结果发现到处都是官军,稍有反抗,立刻就被刀剑加身。

于是城中到处可见跪地求饶的贼兵。

温县东门外的黑山贼大营,众将校都惊呆了。

只见这位平日里呟五喝六不可一世的张大帅,此刻要多狼狈有多狼狈。

已经进入十二月的寒冬季节,张燕光着身子只穿了件大裤衩。

冻得脸色发青,上下牙齿咯咯作响,浑身一下劲地哆嗦。

众人急忙找了套棉衣给他穿上。

“快!全营立刻收拾,拔营起寨,回黑山!”张燕一边穿衣服一边吩咐道。

“快快快!越快越好!”杨凤也在旁边催促道。

话音刚落,就听得营前突然喊杀声震天,吓得张燕不由得打了个寒战。

亲兵跑进来,大声道:“大帅不好了,官军又打来了!”

“全营集合,立刻撤退,辎重不要了!”张燕也是个狠人,当机立断,舍弃辎重甚至部分黑山军,只带了其中的万余精锐离营而去。

这次来攻打的是丁原和刘表的联军,不过可不是佯攻,而是实打实的强攻。

箭矢如飞蝗一般乱射,在如此强有力的远程攒射下,黑山贼根本无法组织起有效的防御,再一看营内的精锐已撤,剩下的也无心抵抗,于是有的趁乱逃走,有的就地投降。

没费多少事,整座大营便

【当前章节不完整……】

【阅读完整章节请前往……】

【aishu55.cc】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

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
[ 章节错误! ] [ 停更举报!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