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123 章 之前能干的儿子死...

《红楼太妃要躺平》全本免费阅读 aishu55.cc

春暖花开的时候,顾晓同样得了个好消息。

刚过完年的时候,她名下的船队就与别的海商一起出了海,运气很好,一路上并未遇到风暴海盗,一艘船都没有受损。等到了南洋那边,那些瓷器就引起了巨大的轰动,很快就被一抢而空,连同运输过程中用于减震的茶叶也很快卖了出去。船队后来便带着南洋的宝石香料木料之类的满载而归,甚至还购买了不少粮食压舱,这一来一去,就是大笔的利润到手,比直接在泉州港卖给那些番邦使节要赚得多。

当然,风险肯定也是有的,却不能不冒。毕竟,顾晓的初衷并不是为了赚钱,这钱什么时候能赚得完,她原意是为了在南洋或者是其他地方搞开发移民,不出海,哪里知道当地是个什么情况?哪里会有精确的海图?

运回来的粮食直接送到了鸡笼岛,虽说如今看似中原安稳,也没什么流民能够拉过来,但今年开春之后,又不见雨水,只怕又是一场大旱,只怕回头还得闹灾,因此,还是早点预备起来为好。

顾晓其实不想将事情往坏里想,但她哪怕是个气象小白,也知道今年这气候有些不正常。

所谓春雨贵如油,这春雨一直不落,就是个问题!神京这边水系还算发达,倒是不用太担心,可是其他地方却是不同,可撑不住这样接二连三的大旱。听说许多地方已经开始祈雨,估计再不下,龙王爷都得被抬出去晒太阳!

朝堂上有识之士都知道,今年只怕又是灾年。越是灾年,越是花钱如流水。因此周振安如今对徒宏憬那叫一个虎视眈眈,非得叫他从江南那边掏出钱粮来。

徒宏憬也很绝望啊,他之前找了甄家,甄家那边满口答应,但做起来浑然就不是那回事。江南欠下的税赋,相当一部分是被甄家挪用来接驾了,如今叫甄家从哪儿将这笔钱掏出来?再有盐税的事情也是一样,当初圣上叫甄家管着盐政,就是暗示甄家从盐税里头掏出一笔钱来,将他们之前欠下的亏空补齐了。

结果这都几年过去了,盐税少了许多不说,亏空还越来越大!甄家那边跟徒宏憬哭穷,说家里钱全搭在接驾和行宫上头了,如今差点没把奉圣夫人的棺材本都拿出来卖了,最后可怜巴巴地拿出了两万两银子。

徒宏憬还能如何,他总不能将刀子架在外家的脖子上,逼着他们

拿钱吧!但是这两万两银子有什么用,放在一家一户,这是一笔巨款,而放在江南仅仅是去年就少了几百万两银子的赋税面前,这两万两那是连利息都不够!

圣上一直冷眼看着,他对此早有预料,只是甄家吃相这般难看,还是叫圣上生出了许多怒气来,连着跟甄贵妃虚与委蛇的做派都懒得保持,反倒是去了瑜妃那里几次,只叫甄贵妃心里发慌,情知是娘家惹怒了圣上,还给外头传信哭诉了一番。

只是甄家也没办法,将他们一家子生吞活剥了,也弄不出几百万两银子出来啊,何况,还有前些年的亏空在那呢!横竖,自家还有个皇子,圣上总不能不顾娘娘和皇子的面子将自己给抄了吧!尤其,这钱不也是花在圣上身上了嘛!至于这个过程中多少人上下其手,中饱私囊,甄家这边反正是不管的。

甄贵妃的哭诉也还是有些用处地,甄家那边又在江南那边动员了一回,从一帮盐商还有织场商人那里掏出了一笔银子,但加起来也就是几十万两,勉强算是给了徒宏憬一块遮羞布。

徒宏憬却不是什么会感恩的人,他从小到大都是天之骄子,只有别人迁就他,没他迁就别人的道理。他之前对于甄家这个外家还是很有好感的,对他好,又肯给他钱,为他造势,全然是一副忠犬的做派。

但是事到临头,真面目就露出来了!徒宏憬只觉自己受到了背叛,偏生他身边那些人都是甄家安排的,有什么话,他也不好跟这些人说,他能说的对象也只有甄贵妃!

甄贵妃如今愈发憔悴起来,毕竟,夹在娘家和丈夫儿子之间的日子真不好过。她以前一直以为大家立场是一致的,如今才发现,她就是在做梦!

这会儿再听到儿子满怀怒气的宣泄,甄贵妃愈发无力起来,她想要解释,但是徒宏憬可不乐意听,等着徒宏憬离开之后,甄贵妃已经快要喘不过气来了!

含章宫如今是圣上重点关注的对象,母子俩这番冲突,自然很快就被传到了大明宫。

圣上听了只是冷笑,他之前倒是体贴甄家之前接驾落下的亏空,结果甄家把他当傻子!

不过徒宏憬好歹还从江南那帮财主手里掏了几十万两银子出来,也算是聊胜于无。圣上也没对徒宏憬有什么苛责,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人,玩不过那些老狐狸,再正常不过!便是圣上这个

年纪的时候,也只是个愣头青呢!

圣上现在觉得不爽的是,自己年纪大了,下头人也当自己是个老糊涂,可以随便糊弄!偏生圣上还真是没了年轻时候的雄心壮志,一心只想图稳,他这把年纪了,要是闹得江南那边烽烟四起,那真的是晚节不保,难免要在史上留下一笔,难不成自己英明一世,临老却得做唐明皇?

未免落得这个下场,许多事情,圣上也只能妥协,起码不能自己下场,明确做出什么表态,先将这十几二十年拖过去再说,至于说未来如何,那就是下一任皇帝的事情了,难道他还要为继任的人负责不成!

圣上就是这样自私自利一个人,才不会为子孙鞠躬尽瘁!谁想继承皇位,就得跟着继承这个烂摊子,反正亡国之君的名头绝对不能落在自己头上!

当然,为了打成这个目的,圣上还是很乐意画大饼的!他如今没那个魄力另起炉灶,但是可以画大饼,叫下头冲锋陷阵啊!至于谁是那个愿意帮着他冲锋陷阵的臣子或者是儿子,就得另看了!

反正,圣上已经否决了徒宏憬,这小子空有心气,却无手段,也没耐心,真要是叫他上去,只怕没多久就被那些老狐狸玩得晕头转向,直接掉沟里了!至于其他儿子,徒宏轩身体不行,却已经成了一条疯狗,放出去咬人可以,但真要是委以重任,说不定就要搞出同归于尽的情况来,圣上可不想被卷入其中,到时候就是黄泥巴掉进□□里,不是屎也是屎了!

圣上心里一番盘算,最后悲哀地发现,之前能干的儿子死得太多,以至于如今根本就是无人可用。简王简直就是一头人形的猪,至于雍王,以前就是义忠亲王后头的喽啰,如今也是一样,事不关己不开口,一问摇头三不知。他会是个很好的执行者,但是,要说他有什么主意,圣上真是有些看不出来。

大的尚且如此,小的那些就更别提了,之前就被徒宏轩和徒宏憬压得死死的,连心气都没有,只怕他们上位之后,也是被下面架空成傀儡的命!

想到这里,圣上愈发怀念起义忠亲王来,这个儿子是他精心教养出来的,要心志有心志,要能力有能力,要手腕也有手腕,可惜的是,原本只是想要将他磨砺一番,结果竟是直接把磨刀石和刀子一起磨折了!

也难怪甄家乃至江南那些大户士族如今那般笃定,

可不就是因为圣上如今几乎是无人可选嘛!

圣上越想越觉得气闷,一边戴权看着他脸色不好,连忙端了一碗参汤过来,轻声说道:“皇爷,先喝口参汤吧!”

圣上端过参汤,直接一饮而尽,原本有些疲惫的身体这会儿也精神了起来,他忽然说道:“叫凝露过来伺候!”

凝露是最近比较受宠的一个宫女,她若说美貌,其实比不得甄贵妃,但是却有着一身细腻的肌肤,肤色白得近乎透明一样,有若凝脂,叫圣上爱不释手,凝露这个名字,也是圣上赐下的。

戴权赶紧答应了下来,使了个颜色,立马就有一个小太监小跑着去叫凝露。

“凝露姑娘,皇爷叫您去伺候呢!”小太监到了大明宫后殿那边,见得那边宫女正凑在一起叽叽喳喳,瞧见凝露被众星捧月,一个小宫女还拿着一枝杏花插在她头上,凝露拿了一个小玻璃靶镜照着,这也是她得宠之后,圣上赏赐的。小太监连忙走过去,略带谄媚地说道。

凝露脸上瞬间露出了惊喜的神情:“啊,真的吗?我这就过去!”

另一个宫女有些嫉妒,不过嘴上还是说道:“妹妹不先去梳妆打扮一下吗?”

凝露露出了有些羞怯的神色,嘴里却是娇滴滴说道:“姐姐有所不知,皇爷之前说了,就喜欢我这天然模样!”

其他人愈发惊叹起来,一个小宫女恭维道:“那也是姐姐天生丽质的缘故!”

凝露被恭维得高兴,不过却也知道什么才是最重要的,忙起身说道:“姐姐妹妹们你们先玩着,我这便去伺候皇爷了!”说着,便走到哪小太监身边,含笑说道:“劳烦小公公引路!”

小太监腰弯得更低了:“当不得凝露姑娘劳烦二字,姑娘日后定然是贵人,还得姑娘日后提携一二呢!”他们这些小太监能有多好的前程,上头大太监们霸着位置不放,他们想要在圣上那里露脸都没有机会,自然也别指望能被人看到自己的能干之处,反倒是这些宫女,名义上是宫女,实际上享受的都是御女采女的份例,除了伺候圣上,她们是不需要做别的什么事情的!

凝露跟着小太监去了前头,圣上正在写字,瞧见她进来盈盈下拜,便笑道:“免礼,来,帮朕研墨!”

凝露赶紧上前,挽起袖子,在砚台里头滴了几滴水

,就拿起带着一点冷香的描金墨锭,慢慢研磨起来,不多久,便研出了一池浓墨,凝露当下便小心地将墨锭放回原处,自己也退到一边,不敢看圣上在写什么!

这是有前车之鉴的,之前就有过一个宫女伺候圣上写字的时候偷看了几眼,当时圣上没说什么,等她出了御书房,就被几个公公给带走了,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。

凝露的确识得几个字,但是在这宫里,你若不是高位的嫔妃,认识字能有什么用,难不成分到各司去做女官吗?女官再好,在宫里本质上还是奴婢,而她虽说名义上是宫女,实际上,又有哪个女官敢管着自己呢?

凝露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生下一个皇子,皇女也行,如此,她就真的是宫里的主子了,到时候即便是不再受宠,也有个孩子可以倚仗。圣上如今都这个年纪了,身上已经有了许多赘肉,甚至有了明显衰老的味道,若非他是皇帝,凝露伺候的时候是真有些心理障碍。

当然,面上凝露是不敢表现出半点嫌弃的。她有个姐姐,在家的时候长得比她还漂亮一些,结果被许给了一个据说会很有出息的童生,不过几年的功夫,就被难缠的婆婆磋磨成了个黄脸婆。还得被婆家逼着回娘家打秋风,很是受了嫂子们不少白眼。好不容易怀了孩子,过了几天好日子,又难产了!因为生的是个丫头,她那婆婆瞧着她姐姐大出血,连叫个大夫都不肯,就直接抓了几把草木灰堵着。人自然没保住,连同小侄女也被那恶婆子给溺死了!她爹带着几个哥哥找上门算账,结果对方只说是自家姐姐没福气,连个儿子都不会生,死了也是活该!偏生她那所谓的姐夫当年居然考上了秀才,家里最终只能认栽!

她姐姐死不瞑目的模样是凝露一辈子的梦魇,从那以后,她就对嫁人产生了畏惧,后来宫里头出来采选宫女,她就报了名。因着生得还算有几分容貌,又有一副好皮子,她进宫之后也没吃什么苦头,教了一段时间规矩之后就被安排到了大明宫,不多久就被圣上看上了。

跟圣上比起来,她当年那个姐夫又算什么东西。与其伺候那等禽兽不如的玩意,伺候圣上反倒是容易多了!人家年纪虽说大了些,但却有一副英雄气概,也不会有个恶婆婆,自己只需要伺候圣上,其他时候就能锦衣玉食。圣上也大方得很,每每都有赏赐。凝露琢磨着,就算日后

没孩子,光是靠着这些赏赐,也足够她过上挺长一段时间滋润日子了。至于说什么失宠之后怎么样,在宫里再难,还比得上她姐姐过得那些污糟日子吗?

有着这样的觉悟,凝露对伺候圣上也就没什么心理障碍,反而很是上心。这也是为什么圣上这些日子经常召幸她的缘故。美色什么的,圣上见得多了,环肥燕瘦,什么样的没有!他这个年纪,求的就是一个舒心。以前甄贵妃很能体察善意,但如今嘛,甄家俨然都有了不忠的意思,甄贵妃居然半点表示都没有,那还理她做什么!

圣上这会儿也没批复什么折子,而是直接写了一幅字。等着写完之后,上下打量一番,只觉法度森严,比起以往更有进益,不免有些得意。若是甄贵妃在侧,肯定已经夸赞起来,结果凝露在一边,只是低眉顺眼,目不斜视,不免有些扫兴。继而却觉得,人还是本分一些比较好,当下便笑道:“凝露啊,来看看朕这幅字如何?”

凝露看了一眼,也看不出什么名堂来,只得老老实实说道:“奴婢只是粗粗认识几个字,皇爷这幅字,奴婢却是不怎么认得出来,只是一见就觉得气势惊人,也唯有皇爷才有这样的手笔了!”

凝露虽说不懂书法,但这马屁拍得却圣上龙颜大悦:“还说你不懂,朕看你还是挺懂的嘛!”说着,竟是耐心地给凝露讲起了这幅书法上到底写了什么字,凝露也用心听着,便是死记硬背也得背下来啊,要不然的话,下次圣上想起来,一问,上次朕写了啥啊,说不上来,那可就完蛋了!

凝露一边心中默念,一边还摆出一副崇拜的样子,做一个称职的捧哏。一个漂亮可爱的小姑娘满脸崇拜的看着你,哪能不叫人膨胀呢!圣上这会儿也不去想什么朝政什么江南了,直接将凝露打横抱起,笑道:“走吧,与朕去榻上细细说!”

宫中的消息瞒不过圣上,能瞒过甄贵妃的也很少。

甄贵妃这个年纪,倒不怕年轻小姑娘争宠。毕竟,她已经不是刚入宫那会儿,纯以美色侍君,她如今名义上就是后宫第一人,还有个已经开府的孩子,其他人根本对她不会造成什么威胁。

但是以前的时候,圣上喜新却不厌旧,宠幸的新人再多,含章宫却是常来的!她一直觉得,她在圣上那里的地位是特殊的。但是如今她却发现,没了圣上的宠爱,她

这个贵妃,在宫里其实啥也不是。别的不说,她以前以为内务府的人照顾自己,是因为甄家的缘故,如今圣上才露出了一点冷落的意思,内务府那些狗才居然开始“公事公办”了!

如今只是没了额外的优待,等日后该如何呢?之前圣上说甄家的不法之事与她无关,但是真要是追究起来,又真的与她无关吗?

甄贵妃心中恐惧,又故技重施,想要讨好圣上,只是圣上这次却是铁石心肠,压根没有半点表示。下头的人瞧着如今这般架势,对甄贵妃已经有了阳奉阴违的意思。

而徒宏憬那边如今也是寸步难行。甄家从江南士族大户那里掏了几十万两银子,原本以为能交代得过去了,结果,徒宏憬还不满意,甄家倒也罢了,自家亲外孙,只要能拱卫他做了太子,当了皇帝,便是多掏一点钱也不算什么!但问题是他们掏不出来!一大家子要吃喝,要享受,早就寅吃卯粮了,到哪儿能摸出银子来孝敬自家外孙,总不能自家不吃不喝了吧!

甄家没法再从别处抠出钱来,徒宏憬也无法理解甄家居然不能全力支持自己!在徒宏憬那小脑袋瓜子看来,甄家在江南那样的声势,怎么连一些商人士绅都拿捏不住?<

【当前章节不完整……】

【阅读完整章节请前往……】

【aishu55.cc】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

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
[ 章节错误! ] [ 停更举报!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