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3. 第 53 章

《婚后戒断》全本免费阅读 aishu55.cc

实在是饿了,何唱晚没撑得住,出去吃东西。

他手艺还是一如既往的好。

炫了一碗饭,何唱晚开始回忆他今天晚上的反应。知道她怀孕,他是震惊的,却没有惊喜。

按她对程远洲的了解,他若知道自己要当父亲了,应该会主动提出负责,除非他以为孩子不是他的。

避孕药掉进垃圾桶的事儿,她当时的确没有特意提一嘴,毕竟怀上是意外。

他大概率误会了。

冬月时候,传出了沈欢宜要结婚的消息。

男方是简刚。

何唱晚偶然听了两耳朵,得知沈欢宜怀了简刚的孩子极为震惊。

她摸摸自己微微隆起的肚子,给丁意他们打了个电话。

备车,去医院产检。

特意绕路经过格林画室,她让丁思把车子停下来。

进去后,无需询问,员工就热情地告诉她,程远洲在上面。

何唱晚冲他们笑笑,抬脚迈上楼梯。

后面有个员工急忙忙的追过来喊住了她:“如果办公室找不见,那你就去画室找,他可能喝醉了。”

何唱晚一怔。

果然,如员工所说,她在他的私人画室找到了人。他坐在吧台里的椅子上,没个正形,她进来就闻到了不太好闻的酒气。

她几乎是憋着呼吸敲敲吧台,满脸胡渣的男人艰难睁开一条眼缝,都没看清是谁,就拧着眉头不舒服地说:“以后下班你们自己走,不用通知我了。”

“陪我去医院。”何唱晚直截了当。

意识到不对,男人眉头缓缓舒展,慢半拍眨着眼睛睁开,看清眼前的人是谁,他好像还不太相信,抬手往脸上打了两下,接着从椅子里起身。

他走出吧台,身形不稳,甚至不能走直线,何唱晚眼皮子直跳,已经做好他摔在地上、而她不扶的准备了。

他好像是怕自己邋遢的样子被她看见,所以撇着脸,压根不敢对上她的视线。

“你等等。”他说完,就跌跌撞撞地走了出去。

何唱晚面无情绪地跟着他来到卫生间洗漱,他刮胡子还不小心把下巴给刮破了。

何唱晚找到医药箱,拿了片创可贴过来给他贴上。

“谢谢。”程远洲轻声。

他眼睛里有红血丝,望着何唱晚的眼神透着脆弱,尴尬地捏了下后脖子。

换完衣裳下楼。

外面天气冷,车窗不好开,车里空气密闭还打着暖气。虽说程远洲已经洗漱过,但他仍怕自己的呼吸还有酒味熏着她,所以上车后贴着车门坐,离她远远的。

何唱晚看的是又好气又好笑。

“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酗酒的嗜好?”她打破沉默问。

“偶尔工作不如意,是会喝点酒。”程远洲找借口。

何唱晚说:“我还以为是情场不如意呢。”

程远洲:“……”

他默默转过脸,望着车窗外,留给她的一只渐渐发红的耳朵。

检查的时候,丁思两兄弟没有跟过来,程远洲就按照她的吩咐,她要他怎么做,他就怎么做。

超声检查,他在帘子外面老实守着,听到医生说“好了”两字,才走进帘子,帮助她下床。

“各项正常,发育良好没有畸形现象。”医生说,“拿给主治医生看看吧。”

程远洲说:“谢谢。”

他揽着何唱晚走,边走边看手里的报告单,一行一行地看,觉得神奇又可爱。

他这一刻没有在想这个孩子的父亲是谁。

仅仅怀在她肚子里罢了。

他再望向何唱晚的眼睛里带上了几分笑,温柔的,亲切的。何唱晚没有太大的表情,问他笑什么。

“孩子很好玩。”程远洲老实说。

何唱晚眉梢微扬:“才这么小点儿,你就能看出他好玩了?”

程远洲说:“因为他在你的肚子里,而你因为他,肚子在慢慢变大。”

何唱晚:“……”

这什么趣味?

按正常逻辑来说,他现在不认为这个孩子是他的,所以他竟对着一个不是自己的孩子表现出了欢喜,还觉得可爱好玩?

他的脑回路有什么问题?

大夫看着检查报告的时候神情始终都是和蔼的,面带微笑,和何唱晚简单说了几句后,眼神很丝滑地落在了程远洲的身上。

“孕妇要保持愉快的心情,”大夫的手仍然搭在何唱晚的脉上,“肝火有点重,孩子爸爸,你要注意了啊。”

程远洲被“孩子爸爸”这四个字硬控十几秒。大夫注意力都不在他身上了,他才点头,仿佛被外太空掉下来的陨石砸中,刚刚一瞬间脑子嗡地一下,脸是一秒就热了。

挺过妊娠反应,逐渐隆起的孕肚并没有给何唱晚的职场工作和生活带来半分影响。

如今天气冷,她的衣服都以宽松为主,根本看不出孕肚。

职员们也大多以为她是转变了穿衣风格,不爱化妆,不喜欢高跟鞋喜欢平底鞋。都没有往她怀孕的事情上想。

流感盛行的日子里,何唱晚出行总是戴着口罩,晚上回去,耳朵被口罩线勒疼。

明芳为她的事操碎了心,急得不行:“等来年春天,可就是彻彻底底的显怀了呀。”

何唱晚说:“不着急。”

“急得是我。”明芳不明着催她,但自个儿急也不藏着。

何唱晚忍俊不禁。

门铃响了。

明芳刚好站着,脚程快过去开了门。

是许业。

他头戴鸭舌帽,进门就喊奶奶,看见餐厅的何唱晚又喊了声姐。

“不是回老家的吗?再有几天可就过年了。”何唱晚说。

“后两天开始大雪,我跟我妈说今年不回去了,免得到时候交通不方便,急忙过不来。”许业强调,“3月12号海选。”

何唱晚问:“小贝他们呢?”

“他们回。”许业说。

明芳:“你就一个人啦?”

许业马上可怜起来:“奶奶,我就一个人了。”

明芳笑看何唱晚:“反正你们都拜把子了,让娃娃先跟舅舅培养培养感情也是不错的嘛。”

许业和她不太明显的肚子打招呼:“大外甥,多多指教。”

何唱晚笑了起来,看一眼他头上的鸭舌帽。许业心领神会,把帽子摘下来,露出又乱又油的头发,都被帽子压趴了。

“洗洗,”她一脸嫌弃,“吃饭还早着呢。”

许业乖乖进了卫生间,准备顺便洗个澡,他拉窗帘的时候发现外面下起了雨夹雪。

上次去医院的检查单落在了程远洲的这里。

他有事儿没事儿就喜欢拿着这张单子看。

想她。

想她肚子里的孩子。

生下来,肯定和她一样好看,好玩,精明能干。

就算不是他的孩子又怎样?

是她的就够了。

反正她说了是意外,不喜欢那个男人,他顶上去,做孩子的父亲没什么不可以。

这些念头几乎每天都在他脑子里过一遍。

他被洗脑了。

不过他乐在其中。

程远洲快乐地叹了口气,把检查单折成小飞机,拉开床头柜抽屉,珍宝似的放进去。

走到窗边,他看会儿外面的雨夹雪,接着来到浴室,又看着镜子里的自己。

他拿上车钥匙离开画室的时候,某一刻觉得自己疯了。

放在以前,这是他连想都不敢想的事。

但他呼吸着雨夹雪的空气,心灵和精神上是前所未有的放松。

如果连爱她都不敢疯狂,不敢豁出去一切,那他还配爱她?

爱她不像吃斋念佛,爱她不需要克己复礼。

爱本来就是疯狂的。

道路格外畅通,仿佛在助力他接下来的所作所为,他也因此变得更加有信心。停好车,就迫不及待地跑进楼栋,三步并作两步,往上迈着台阶,敲门。

门在眼前打开了。

现在时间是下午4点多钟。

【当前章节不完整……】

【阅读完整章节请前往……】

【aishu55.cc】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

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
[ 章节错误! ] [ 停更举报!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