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7. 平行时空校园番外(10)

《目眩神迷》全本免费阅读 aishu55.cc

#chapter10

教师办公室的冰箱,就算是下层也塞不下。

只能找到学校超市的冰柜勉强放进去。

下了课,尤心心取出来,打车带回自己家里,刚从计程车后备箱搬下来,司机开车扬长而去。

尤心心吐口气,正打算抱回家里。

身后巷子里远远传来一句:“心”。

尤心心转过头,是易近风。

他回来了。

过堂风贯穿着箱子,易近风还有点儿秋天的装束,穿了件衬衫马甲,站在微笑着朝尤心心张开手。

尤心心一笑,小跑朝他过去,被他抱在怀里。

“有没有想我?”易近风下颌蹭蹭她发旋。

“当然啊。”

易近风笑:“你在搬箱子?”

“你送给我的东西。”

“才到?早知道我自己带给你。”

他说着,主动走过去帮她拎箱子:“我一下飞机就来了,想见你。”

明明才走了四天而已。

“蔡阿姨。”易近风帮尤心心抱着箱子,到门口打招呼。

蔡阿姨认识易近风:“近风来了。晚上想吃什么,给你们做。”

“心吃什么,我就吃什么。”

尤心心说:“你买了什么就做什么好了。”

“那行。”蔡阿姨也喜笑颜开。

等到蔡阿姨走回房间,易近风帮尤心心把冰冻玫瑰先放到冰箱里。

结果也放不下。

易近风说:“大了些,有刀吗?”

尤心心从厨房拿了把菜刀出来:“小心,别割伤手。”

易近风将冰块削去四个角,这才装进冰柜里。

“你的浪漫很麻烦。”尤心心说。

“那你喜欢吗?”

易近风见她不否认,就是承认,他静静望着她眼睛:“其实就算不保存也没什么,我会给你无数浪漫。”

尤心心把菜刀放回厨房,两个人一块儿进她的房间。

不像很多人习惯关房间,尤心心的房间总是敞开着,连带着会开窗。

他们家是一栋独门院落,窗户后面就是树,尤心心很喜欢那棵树,总会开窗看着,她也很喜欢透风,所以哪怕不在家也不关门关窗。

“蔡阿姨还在你们家,之前不是说想辞职么?”

“加薪了就没走。”

“加到多少?”

“一万了。”

“她每天没做什么吧?”

“是。”这个家只有尤志跟她父女两个。尤志早出晚归的,就把这里当酒店,睡个觉就走。尤心心周一周五都在学校,周末还会出去玩,她自己是比较爱干净的人,房间衣服什么也都不需要蔡阿姨整理。

蔡阿姨主要做的就是尤心心的早晚餐,房子每周收拾一次就够。大部分时间都在房间里给女儿煲电话粥。

前段时间,她女儿生孩子说想要把她接过去住,主动请辞。本来也都同意了,后来她又转口说,要是加薪就不走。

尤志那边懒得再去找个新阿姨,于是就给她再加了工资。

后来尤心心无意中听她打电话才知道,原来是她女儿老公不希望丈母娘过去住,认为麻烦,而且认为丈母娘工资很高,反而在家那边又找了个保姆。

蔡阿姨为这件事还挺生气。

自己当保姆的工资,给女儿生孩子再找个保姆。

而尤心心听到这件事的第一反应是:原来最开始想把丈母娘接过去,还只是想让她当保姆。

但其实蔡阿姨仔细想想就知道,自己在这里,肯定要比女儿家那里舒服。

一来,这里有吃有住高薪水,有帮扶他们小家庭的工资,女儿女婿都会多尊重她一分;

二来,那边因为是默认的工作反而容易吃力不讨好;

三来,她在自己家里确实很闲。

闲到尤心心有时候甚至想过,如果她妈妈当初出去干保姆,按照工作量,薪水大概能有蔡阿姨的两三倍。

不过蔡阿姨想要亲情吧?每天都开视频看外孙。

易近风巡视尤心心的房间,没怎么改变。她的房间不梦幻,相反还有点儿简单的样子。

1.5左右的单人床,靠墙。窗边是一个超大的架子,上面放慢了易近风送给她的礼物。

床对着的另一侧是书桌,还是那种有点儿老式的木书桌,坐在书桌往右侧看就是窗口,框着巨大的槐树和墙院,风景不错。

今天天气很好,外面有凉风嘘嘘吹进来。

尤心心房间里没有什么浓厚的香薰,透气充分,所以有一种非常敞亮的新鲜气味,易近风直接坐在床边,将她搂坐在腿上,掰她的脸一起接吻。

易近风身上有一种他家车里面熏香的味道,淡淡的,但他头发上有薄荷味,他一直喜欢用薄荷味的洗发水。

亲密挨蹭了会儿,易近风垂眸低声说:“下次要不要跟我一起去?”

尤心心回答:“假期再去,平常我不想请假去玩。”

易近风倒也没说什么。

尤心心说:“昨天有个女生来找我。说是想追你。”

“谁?”

“不太认识。像是去年运动会上那个跳舞的女生。说跟你在酒吧认识的。”

“哦。”易近风不太在意,“你也知道许林家里出了点事,他跟他爸爸想开个酒吧,我跟他一块儿去其他酒吧看看。确实有女生过来搭讪,不过我没什么印象。”

“嗯。”尤心心相信易近风,所以她也不会为这件事多做焦虑或者审判。

“要喝点什么吗?”

“柠檬水有吗?”

“有。”

尤心心起身去给他拿柠檬水,见到冰箱里还有葡萄,易近风喜欢吃。

她拿了一些去厨房洗干净。

蔡阿姨在厨房忙活:“我正在煲鱼汤,让近风多留会儿。吃点新鲜鱼汤对身体好。”

“好。”

蔡阿姨也叫他近风,很亲热。

因为自己的关系。

当然也有点蔡阿姨知道,他是沃德集团董事长儿子的原因。

尤心心洗干净葡萄端过去放在她的书桌上,易近风主动走到书桌边拉卡椅子坐下,仰视她:“心,你好像瘦了一点。”

“才四天我怎么就瘦了一点?”

“可能是之前待在一起没观察注意。所以每次分别的时候都会重新打量你一下。”易近风伸手摸了下她的侧脸,笑了笑。

虽然经常在外面玩,他还是养尊处优,又很会打理自己,手指的触感偏细腻。

尤心心拉了椅子坐在他对面。

“这葡萄有点酸。”他吃完后说,又剥了一颗大的送到尤心心嘴边。

“酸还让我吃?”

“这么大,应该甜。”

尤心心就着他的手吃了一颗。

“怎么样?”

尤心心往脚底边的垃圾桶吐出籽:“确实挺甜。”

易近风笑,又剥了一颗给她。

倒有点儿像他在喂她吃。

两个人吃了一阵,又聊了会儿。

易近风放在她床上的手机响了,他擦干手拿起来看。

“许林说,有个搞雕塑的艺术家非常牛逼,他想买一些放在酒吧里,让我过去看看。”易近风转头,“你去吗?”

“不想去。”

“介不介意我不跟你一起吃晚饭?”

“你想去就去。”尤心心很大方,不是负气。

易近风走到她身边,吻她的侧脸:“爱你,心。待会儿我发照片给你看。”

易近风走出去。

蔡阿姨正好用抹布托住两侧,端着一盆热气腾腾的鱼汤出来,等把鱼塘放在桌面,她才有空说话:“近风这就走了。”

“是啊。蔡阿姨。下回见。”易近风走出门口。

“已经一个小时了。你做得太慢。”尤心心走回来。

“我把鱼刺给剃了。”蔡阿姨有些后悔不迭的样子。

“没关系。我们俩喝。”尤心心主动拉开客厅餐桌坐下。

别人可能会觉得易近风分给恋爱时间不多,实际上尤心心觉得这样蛮好,他们各自有各自的事。

跟徐峰确实聊得来,可谈得太深了有时候反而不好。

人跟人无法完全价值观相同,相同时有剧烈共鸣,碰撞起来也一定会很疼。

有时候还真不如坐在一起互喂葡萄,做一些消磨时间,不需要用脑的小事。

蔡阿姨也接受了,从厨房里拿了碗筷和汤勺出来,给尤心心盛了一碗。

尤心心安安静静地低头用勺子喝鱼汤。

她确实没有骗徐峰,有时候她不太希望别人完全了解自己,只需要对方做两件事:

要么接受这样的她,要么不接受。

-

去年。尤心心母亲刚去世那会儿,尤志的公司也面临一些大的问题。

有回天降大雨,尤志去学校接尤心心回家,半路接电话要去参加一个饭局。

正好那时候蔡阿姨请假回老家,家里没人做饭,尤志就带尤心心去了。

那是个大概十几个人的超大饭局,以中年男性为主,中间穿插着两三个年轻的女性。

男性们全部西装革履,充满着领导派头。

有个坐在首位的中年男性说:“小尤,你迟到了。”

“不应该不应该。接女儿回来晚了,我自罚三杯。”尤志安排尤心心坐在一个空位后,就主动端酒杯去敬对方。

尤心心有点儿没表露出的讶异。

因为在公司,在家里,别人包括保姆喊的都是“尤总”,她第一次听到有人称呼他爸爸为“小尤”。

尤志笑呵呵上前去敬酒,连忙就有人起哄:“三杯哪够?必须十杯。咱们酒桌上的规矩知道吧?迟到几分钟罚几杯。”

“罚罚罚!”

“尤总的酒量我可知道是很好的。”

“何总说罚,那就罚!”尤志语气高昂地说道,“这谁让是咱们何总定的规矩呢,说一不二!”说完他一饮而尽。

“好!”那些男人们开始起哄鼓掌叫唤。

尤心心在电视剧里面看过一些饭局,乃至学校副校长还请过她跟易近风吃饭,但那更为客气简单。

第一次看到更为接近真实社会的结局。

到处都是酒精的气味,男人们在狂high。

女人们也是如此,她们不像是内敛的类型,也一直在劝酒和起哄,而且很明显,她们不太像是职工,反而像是情妇。

因为她们会有把手搭在男人身上凑过去说悄悄话的举动,玩游戏时大方地跟不同的男性喝交杯酒,以及,喝得有醉意的样子,直接从男人身后楼主对方脖子,亲密地蹭耳朵。

而从年龄判断,对方都能做她的父亲。

虽然确实有些父女会这样亲近,但很少有这种暧昧感。更何况,真正的父亲也不会让女儿在饭桌上随意穿着暴露,跟人喝交杯酒。

比如尤志。

尤志前脚忙不迭会去应酬,豪气干云,回来了就会问尤心心想吃什么,给她夹菜,没让她做任何事。

饭局开场没多久,饭桌上那个主人终于注意到尤心心:“小尤,你这女儿多大了?”

“十六岁了。”

他打量着她:“真是出水芙蓉。”

尤志连忙说:“还小,还小。”

“不小了。何总都有两个大学生情妇。也才十八十九。”有人开着玩笑。

尤志说:“别在我女儿面前说这种话。她是家里没人煮饭,待会儿吃完饭就走。”

“还在上学?”

“那可不。这年头不管什么人都需要学历啊。我就是吃了学历低的亏。”尤志开着玩笑。

“你不只是学历低啊。”那个何总指着尤志说,“你那些材料的报价啊,真是,有你那么报价的吗?!”

他开始点着桌子:“我跟你说,要不是看你我这么多年情分,我真是不会给你这个面子。”

“不是,何总,我也要赚钱啊,太低了这没利润。”

“利润都是抠出来的!你省省加班费,裁裁员,这钱不就省出来了吗?这也怕,那也怕。一会儿怕工商局查,一会儿怕人家打官司告。就你这样,还想赚大钱啊。”

“是是是。还得何总指教。”

“哎。”有人起哄,“尤总,让你女儿敬何总一杯。”

“她年龄太小了,还在读书,不会敬酒。我来敬我来敬。”尤志连忙倒酒起身说,“我早就想敬何总了,得亏何总给我机会啊!”

“小尤啊!”那个何总睥睨着他们说,他大概是喝了点酒,有些上头,伸出手指指着尤志直接说,“我跟你说,你女儿这么漂亮是读不进书的。别费心培养了,漂亮的女人脑子都不好,别跟你一样,蠢!蠢不可及!”

尤志尴尬地笑了两声,走过去:“敬何总,敬何总。我是不聪明,我老婆聪明。我女儿不随我

【当前章节不完整……】

【阅读完整章节请前往……】

【aishu55.cc】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

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
[ 章节错误! ] [ 停更举报! ]